选择页面

2005年年初,本人37岁,自觉发病,颈椎隐隐作痛,同时开始抑郁,出现情绪的问题,不能很好的控制情绪。由于是搞电脑的,每天又不得不大量使用电脑,同时要面对工作中的压力。由于病情日趋严重,情绪日趋恶化,在工作中出现了严重的关系问题,和老板、同事均关系紧张。

2005年夏天,听说游泳对颈椎有好处,我到YMCA办个游泳证。我本身基本不会游泳,所以只能狗刨,更要命的是游泳时头挺着下不去,头颈很僵硬,这大大地伤害了颈椎。大概过了一个月,有一天傍晚游泳回来,颈椎部位有一条肌肉跳着跳着痛,我知道不好了,就停止了游泳(不过如果是会游泳的人,尤其是自由泳的话,应当是对颈椎有好处,我当时的状况应当就是任何运动都不宜了,并非是游泳运动的错)。

2007年10月的一天晚上在家,我刚离开电脑,去厨房吃饭。刚起身,就一阵莫名的心慌意乱,随后大概在喉咙部位像有个刀片一样,横着一切,大痛了一下。随后,我的病情猛然恶化到一个更坏的程度,但是我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过后在第一次见西医正骨师的时候,他问我是否颈部出现过刀片状的疼痛。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,他告诉我,这是椎间盘坏了。

到了2006年底,就不能开车去别的城市(凡30分钟车程以外的地方)。上班,由于只有15分钟车程,还可以勉强。生活的自理出现严重的问题,去10分钟车程的菜场买菜不能随时开车去,必须等到感觉身体舒服一点才可以坚持去。这期间,开始看医生。

首先看了几个中医针灸师,都无效。

第一个,是多伦多的一名中医,在国内是一名科副主任。在他家的地下室的病床上,我接受针灸治疗。他一边扎,一边告诉我,很少人敢像他这样在颈椎部位下针,敢扎得这样深,无非是告诉我“艺高人胆大”。扎上了针灸后,通上电,就离开了。在整个的时间里,承受这电带来的所谓“热感”和“麻感”,百无聊赖地“享受”着。到时间了,中医取了针,然后不问不切,给开了一些中医成药汤剂。如此两次看诊,实在看不出有效果,就停止了。

第二个,是多伦多的另一名中医,其广告写的很有煽动性,把他描写成了“神医”,非常吸引人。到了他家,也是一样的扎针灸,通电。只是这一次,不知道是他电设得太强,还是我的病情加重了,反正我成受不了。针了几分钟,我就逃之夭夭,告别了“神医”。

第三个,是万锦的一名中医正骨师,自称是祖传医术。全部的设备,是一个圆凳。那个中医正骨医师,让我坐在圆凳上,他站在我身后,两手用力按在我的头两侧(他劲真大呀)。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上使劲,用两手把我整个人都提起来悬空,使猛劲双手猛一晃我的头,然后很迅速的用他的两肘一下夹住我的身体,使悬空的身体不发生旋转。然后,放下来,让我看远处,一个劲地问是否我看得更清楚。说实话,没有作用,而且这种粗猛的操作,实在不适用于颈椎这样脆弱的结构。于是,以后未敢再去。

第四个,也是万锦的一名中医师,以前是部队医院的中医师。我找到她,是看了她的一个客人在英文网站发的好评。就针灸本身的技术而言, 她是最好的。当然,你让我说出为什么,我说不出所以然来,就是作为病人的感觉而已。但是,感觉归感觉,还是无法获得效果。

见中医无效,然后我看了一个西医正骨师(Chiropractor), 看了半年,大概是$70正一次, 每3天一次。西医正骨师,经验很丰富,根本不大动颈椎,只是做做样子左右小小地左右摆摆脖子,根本不敢转动脖子。其实他的做法说明他有经验,当时我自知离瘫痪极近,一不小心就是不可挽回的灾难(参考博文“颈椎病患者需小心求医”)。看了西医正骨大概半年的一天,他做完了正骨后,我在开车回家途中右脚完全失去知觉,就是说无法踩油门、无法刹车,车出于失控状态。还好当时路上没有其他车,没有出车祸。过了几分钟,脚恢复了知觉,但从那天起,我就不得不停止西医正骨的治疗。

2007年的2月,成为了病情发展很快的一个月。整整一个月,我无法入睡,一个月基本上都没有睡觉。偶尔,可能会“睡”两三个小时,可是在睡觉的时候,自己意识是清楚自己在睡觉,就是那种极浅的睡眠。月初(大概是4日),还开车600多公里,从加拿大的安省中部,到美国俄亥俄的公司总部做一周的培训。基本上,这个路线就是绕伊利湖半圈。开了一天车,晚上到了目的地。人已经极度劳累,在七、八点中左右,在两个连续路口连续闯了两个红灯。闯过第一个红灯,心里一个激灵“哎呀,我怎么闯了红灯?”。刹那间,又闯了第二个。然后找到了一个停车场休息,当时差一点就叫了救护。经过一个礼拜行尸走肉似的培训,又开车600多公里回到家。其实,您可以看得出来,当时我的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多么不正常。这种身体状态,正常心智的人一定会做出不去培训,或坐飞机去。那两次闯红灯都是全速驾驶,最少是50英里的时速(合80公里/小时),而且自己意识里毫无自觉,撞一次可能就是万劫不复。回想起来,能活到今天真的是个奇迹,要感恩。

2009年4月,在一个星期一早晨上班,因为完全无法回头,且转不动方向盘,开到一半就回来了,只得回家。我趁机会把3周年假休了,希望借此缓解一下病情,然后再上班,谁知从此便完全失去上班的能力。从此,完全无法开车,走路极为困难,自己走路走不到50米。到10月,公司借口把我开除,失去经济来源。

2009年4月至2011年3月底,整整两年,一直被困在自己的房子里,几乎没有出去过门。病到甚至无法接电话,很难洗澡的程度,最长一次2个多月没有洗澡。同时长期病痛,导致极度抑郁,来人的时候,门只开一点点缝(这还是别人过后跟我讲的)。颈椎错位导致失去一部分身体知觉,一次大腿根烂了,有脓有血发出恶臭,自己都感觉不到,还以为是车库里的垃圾发出恶臭。

几乎无法做任何事情,连打苍蝇都做不到。这时在我家的厨房里,夏天地上是爬蛆的,至少有几百只苍蝇在狂飞烂舞。

到了2010年底,积蓄全数花光。我还记得那天,我知道自己一分钱都没有了,走投无路,想自杀的情形。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,我的脸很热,心跳得快,不知所措,心里满是临死的恐惧,坐在自家的楼梯上,就那么想了半个小时,想着自己该怎么死,想着自己死后会去哪里,想着父母有多可怜……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。尽管在这十年里,由于不可名状的巨大身心痛苦,自杀的念头是每天都有很多次,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怎么实施,这次,已经到了计划的阶段了。

那天突然想起,我还有一个信用卡,有5千元的信用额度。就这样,从信用卡上借了5千元,暂时度过难关。但是,这只能是几个月的缓解,我的房子供款每个月就要1320加元。

这是我从信用卡借钱度过难关后大概一个月时,在“阳光心理互助论坛”发的求助帖子:

极度抑郁,不能上班,想坚决顶住,有您的话语鼓励越战越勇

大家可以看得出,我当时的绝望和无助。

2011年5月底,房子卖出去,暂时解决了经济的问题。

从2011年6月到2012年,由于强制自己走路锻炼的缘故,病情稍似好转,中间可以很勉强的开车,但好景不长,外动的锻炼终究无法解决问题,到2013年底,病情又一步步恶化,直至今年6月始,又无法开车至今。自我的感觉是,当颈椎出现骨刺的时候,体育锻炼暂时好像有效,可是过后反而会恶化病情。

从2004年至2015年12月,在两个意义上于生死边缘徘徊:一个是生理上,我自知随时可能瘫痪、中风、猝死,打喷嚏也得加小心防止错位进一步加剧产生灾难性的后果,濒死的经历不止一次;另一个意义是心理上的,长期的病痛致使心理极度抑郁,每天都有结束自己而解脱的想法。

这期间, 先后学习、练习了两种气功(一个是中医功法,一个是站桩),均无效而终。

2014年12月25日,在几乎绝望的情形下,为了自救,开始自己摸索,想找出一种气功的办法给自己医病。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籍中,尤其是道家养生典籍中,我开始了探索。

在这两年中,本人试验各种要领的最佳组合,仅以坐姿为例,总共试验的版本达整整100个。无疑,这是个神农尝百草的过程。好在中国传统养生宝库浩如烟海,博大精深,总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,可以供我不断探索、改进。这期间又有两年无法开车,甚至无法走路100米。终于,通过道家阴阳八卦的养生方法,取得根本性的突破,经过博采众长,不断试验,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,尝试了一百多个版本各种要领的不同组合(站姿还有一些尝试),取其中之最佳,终于在近三年以后的2018年年初,成功创编出”无意养生法“。其后,经过四个月的练习,终于身心痊愈,获得成功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、筹备,我于2018年8月1日正式推出以“安全“、“简易”为特色的“无意养生法”,开创中国传统养生新纪元。

实践证明,气功是养生手段的皇冠,养生效果无出其右者。

无意养生法的主要技术特点:

  • 以道家阴阳八卦为理论基础
  • 不行气而养气,消除因意念导引产生偏差的可能

用一句古语来勉励同样被病痛折磨的朋友:

“贫贱忧戚,庸玉汝于成“  — 张载《西铭》(意为逆境会像打磨璞玉一样磨练你,使你成为一块真正的宝玉)

努力吧,路在脚下!

详情请见:关于无意养生法

获取教材

免责声明

无意养生法仅为养生手段,且目前并非医疗机构,故不承诺任何人、任何疾病的医治。身体有恙请看政府许可的医生或医疗机构,并遵医嘱。

无意养生法支持任何政府许可的医疗技术、药物和手段,并不与任何政府认可的医疗技术、药物和手段冲突与排斥。